清廉家风 焦裕禄同志的家风家训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1-02-21 23:59

  魂飞万里,盼归来,此水此山此地。百姓谁不爱好官?把泪焦桐成雨。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气!

  依然月明如昔,思君夜夜,肝胆长如洗。路漫漫其修远矣,两袖清风来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

  这是时任福州市委习于1990年7月15日所作的一首词,全词深深表达了习对焦裕禄的崇敬之情,以及诗人亲民爱民,与大地山川、人民百姓相依为命的高尚情操和心系国家命运的赤子情怀。

  习总多次提到焦裕禄、赞扬焦裕禄。后,习总的第一本专题著作集就是《做焦裕禄式的县委》,足见焦裕禄在总心中的特殊地位。在2014年,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习选择河南兰考作为自己的联系点。总说:“我们这一代人都深受焦裕禄精神的影响,是在焦裕禄事迹教育下成长的。我后来无论是上山下乡、上大学、参军入伍,还是做领导工作,焦裕禄同志的形象一直在我心中。”习总在谈到学习弘扬焦裕禄精神时,提出要特别学习弘扬焦裕禄“心中装着全体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的公仆情怀,凡事探求就里、“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的求实作风,“敢教日月换新天”“者要在困难面前逞英雄”的奋斗精神,艰苦朴素、廉洁奉公、“任何时候都不搞特殊化”的道德情操,并要求党员干部把焦裕禄精神作为镜子照照自己。焦裕禄同志从贫苦娃到县委,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的本色,他将职权看作是为人民掌权,将职位看作是为人民服务的岗位,而焦裕禄的家风,是焦裕禄精神在家庭生活中的具体表现,“任何时候都不搞特殊化”则是焦裕禄家风中最闪光的遗产。

  在日常生活中,焦裕禄对妻子和子女要求非常严格。他对妻子说,不能收受别人的任何东西,不能占公家一点便宜。焦家子女多,20世纪60年代初国家的粮食供应也很紧张,焦家午饭几乎固定是一锅普普通通的面条,加上窝窝头或红薯。有一天,焦裕禄下班回家,妻子给他端来一碗大米饭,上面还拌了点儿红糖,亮晶晶的大米饭很是诱人。当时兰考不产大米,粮食供应中70%是粗粮,剩下的给一点儿白面,哪里会有大米啊?他问妻子:“这是从哪里来的?”妻子告诉他:“这是县委办公室考虑到你身体不好需要照顾送来的。”焦裕禄给每个孩子的碗里拨了一筷子米饭,端着还剩下大半碗米的碗,对妻子说:“我们不是最需要照顾的,这个以后咱们不能吃了,你把这些给那两个研究泡桐树的南方大学生送去吧。”焦裕禄不仅自己不搞特殊,还时常通过生活上的小事教育家人起到带头作用。刚到兰考工作时,焦裕禄的妻子和儿女都跟着他住在县委大院。有一次,他看到妻子到县委食堂提了一壶开水,就把妻子严肃地批评了一顿。焦裕禄说:“这个开水,你提了用,你可是方便了,但你是县委的老婆,不能带头破坏了办公的秩序。”一壶开水事小,但这使他意识到,干部家属住在县委大院可能带来很多不利的影响。因此,经他提议,所有住在县委大院的家属全部搬了出去。

  焦裕禄到兰考工作后不久的一天,正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焦国庆听见与县委一墙之隔的剧院锣鼓咚锵响,他好奇地赶过去,很想进去看戏。可是,焦国庆没有钱买票,只好在门口探个小脑袋挤来挤去,检票员看到他磨磨蹭蹭不走,问他是谁,当检票员得知他是焦裕禄的孩子,就放他进去白看了一场戏。看完戏回到家,焦裕禄问儿子:“别的孩子都早早睡了,你那么晚回来,干吗去了?”焦国庆承认看戏去了。“那你哪来钱买的票?”“没买票。”“没买票怎么进去了?”当焦国庆把经过复述完,焦裕禄大为生气,对儿子说道:“你不买票去看戏,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岂不是乱了套?”焦裕禄第二天带着焦国庆去剧场认错,并补上了两毛钱的戏票款。这一去,焦裕禄发现了新问题,原来剧场一直把前三排的座位空着不卖票,说是留给县里领导的,其中第三排最中间的位置就是留给他的。这件事让焦裕禄很吃惊,他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就主持召开县委扩大会议,以剧院的事为例,举一反三,制定了《干部十不准》,包括不准用国家的或集体的粮款或其他物资大吃大喝,请客送礼;不准参加或带头搞封建迷信活动;不准;不准用粮食做酒做糖,挥霍浪费;不准拿生产队现有的粮款或向社员派粮派款,唱戏、演电影办集体和其他娱乐活动,谁看戏谁拿钱,谁吃喝谁拿粮,一律不准向社会摊派;一律不准用组织晚会,一律不准送戏票,十排以前戏票不能光卖给机关或几个机关经常包完;不准借春节之机,大办喜事,做寿吃喜,大放鞭炮,挥霍浪费等等。《干部十不准》中的每一个“不准”,都是对领导干部特权思想的约束和批评。焦裕禄从匡正家风,到带领干部树立良好的工作、生活作风,处处体现着他对党的宗旨的切实践行。

  焦裕禄的大女儿焦守凤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成了待业青年。县委的女儿在家待业,自然引起了一些单位的关注。那时候教育普及程度低,初中毕业也算是个小知识分子了,这些单位提供的岗位从县委干事到学校老师,从打字员到话务员,都是很体面的工作,焦守凤觉得这些单位都挺好,但父亲却迎头泼了一盆冷水:干部子女不能去好单位,这是他当了县委后给县里干部定的规矩,自己必须带头遵守。结果,焦守凤被安排到了县食品厂,这个食品厂实际就是个酱菜厂。焦裕禄亲自送女儿到厂里报到,不是为了让厂领导照顾自己的女儿,而是为了叮嘱厂领导:“不能因为是县委的女儿,就给她安排轻便活,要和其他进厂的工人一样对待。”

  食品厂的一个重头产品是腌咸菜。秋天萝卜上市的时候,焦守凤一天要切上一千多斤萝卜,到下班时,常常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比切萝卜更难受的是切辣椒,刚开始,她一天切几百斤辣椒,手上都会被辣椒汁烧出泡来,晚上疼得难以入睡,就打一盆冷水,把手放里面浸上一会,才能缓解一点痛感。那时候,焦守凤的心中对父亲很有意见,觉得父亲对自己不公平。焦裕禄耐心地教育她:“县委的女儿,更应该热爱劳动,带头吃苦,不应该带头搞特殊化啊!”

  腌咸菜还不是最难的,最让焦守凤难以接受的是卖酱菜。厂里的酱菜都是要工人自己挑着挑子走街串巷吆喝着卖的,一个刚出校门的十几岁小姑娘,挑着个咸菜挑子沿街叫卖,确实难以开口,更何况时不时还会遇到同学、朋友等熟人,更觉得难为情。有一天,焦裕禄对女儿说:“今天爸爸事不多,带你去卖酱菜吧。”他带着女儿,挑着酱菜挑子,沿着街巷,边走边吆喝,还教女儿怎么挑挑子不磨肩,怎么吆喝才能吸引顾客注意,好把货快点卖出去。就这样边走边说,女儿突然想通了一个道理:我一个小工人,什么都不是,还这么爱面子,爸爸是一个县委,他就没有面子了?他怎么能吆喝起来呀?这样一想,她就对爸爸说:“你回去吧,我以后再也不闹了,别人能干,我也能干。”

  焦裕禄病重住院后,焦守凤去郑州的医院看望父亲,焦裕禄从手上取下自己戴了多年的那块手表交给她,有些歉疚地说:“爸爸没让你继续读书,也没给你安排一个好工作,爸爸对不起你。这块旧手表是爸爸唯一的财产,送给你作个纪念吧。”

  焦裕禄病逝后遗体运回兰考安葬。那天,整个兰考县城万人空巷,街道两边挂满挽联,兰考人民无限悲痛,自发为他送葬,争着要再看焦一眼,从火车站到墓地不到1500米,运棺木的车子整整走了两个半小时。

  这一幕深深打动了焦守凤,她最终明白了为什么兰考人民对父亲有这么深厚的感情,那是因为父亲一生清廉,从来不搞特权,始终和兰考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从那以后,父亲当年对她说的那句话——“的女儿不能高人一等,只能带头艰苦,不能有任何特殊”,时时回荡在她的耳边,成为她一直坚守的家规。

  50多年来,焦守凤一次也没利用父亲的名头搞过特殊,单位两次分房子,她都态度鲜明地表示不要。她说:“晚上回来能有张床睡觉,那就是好的,我不要求多高的条件。”当待业的女儿希望母亲帮自己托关系找工作,她像父亲当年一样断然拒绝。

  临终前,焦裕禄仍不忘与妻子徐俊雅“约法三章”:不准向组织上要钱、要东西;不准给组织上添麻烦;不准向组织上要救济。

  2014年3月17日上午,习总第二次来到焦裕禄同志纪念馆参观指导工作,并且亲切接见了焦裕禄同志的家属。接见结束后,焦裕禄同志的后人来到焦裕禄纪念园对面的自家小院,召开家庭会议,对自己的精神世界进行梳理。在这次家庭会议上,焦家人制定了“六条家规”:第一,坚持带头学习,坚定理想信念,严格遵守党的纪律,坚守党员的精神追求;第二,坚持群众观点,践行群众路线,有利于老百姓的事再小也要做,不利于百姓的事,再小也不能做;第三,坚持清正廉洁,严于律己,正派做人,不谋私利;第四,坚持勤俭持家,艰苦奋斗,不向组织上提出任何要求,生活上向低标准看齐,工作上向高标准看齐;第五,坚持勇于担当,善于创新,做到修身养性,自爱自重,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以自己的才能有益于社会,实现各自的人生价值;第六,继承父亲的遗志,牢记父亲的教诲,做焦裕禄精神的继承者、实践者、传播者,无愧于焦裕禄后代。

  “焦裕禄同志是县委的榜样,也是全党的榜样,他虽然离开我们50年了,但他的事迹永远为人们传颂。”习总指出,他的精神同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雷锋精神等传统和伟大精神一样,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我们党的宝贵精神财富,我们要永远向他学习。

  焦裕禄的家风让我们看到,高尚道德总是具有强大生命力,良好家风归根结底是一种道德追求的继承。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培养良好的家风不仅是个人道德修养的重要命题,而且对全社会的道德建设具有很强的示范引领作用。全社会良好家风叠加在一起,就是一种强大的道德力量,它将不断推动着国家建设和社会文明向前迈进的脚步。正所谓“家风正,风纯;民风纯,则国风清;国风清,则国家兴”。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本网站由顺德城市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