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广东碉楼 叹千秋家国梦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1-02-23 16:40

  夏季天气炎热,并不适合远足,近处名胜中,广东开平一带的碉楼群,却是个抚古思今的好去处;一看岭南华侨文化,二品中国人千秋家国梦。百年时间转瞬而过,中西合璧的碉楼群,默默讲述着段段动人往事,或励志,或沧桑,或凄婉,或感慨。碉楼的故事,既是第一批漂洋过海华人的集体奋斗史;也是关于故园的理想之梦,梦里有你,也有我。

  初遇碉楼,是仲夏黄昏。金色夕阳、万丈霞光的大背景下,成群的飞鸟掠过开平马降龙村气势磅礴的碉楼群,飞向那绿树成荫的山丘林海;碉楼群不远处即是阡陌纵横、江水如镜,一派诗意盎然的岭南风情。此情此景,“实”如江西婺源的徽派建筑群,瞬时间震撼人心,“虚”如梦境之中,海市蜃楼般的人间仙境,惊艳而似曾相识。

  碉楼之美,美在中西合璧。生活在那个旧时代的广东人,似乎比当代人更懂得洋为中用、和谐共存的奥秘。无论是私家园林——立园,还是自立村,所有的碉楼群都兼容并蓄了中国古代的园林艺术与欧美国家的现代建筑风格。

  雕梁画栋的细节、天人合一的布局来源自中国古典文化,立园直接取思于《红楼梦》的大观园;雄伟昂扬的身姿、亭台水榭的装饰,取自欧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流行建筑理念,兼顾了岭南地区的住宅实用性与建筑本身的美观性。巴洛克风格、北美风格、英式贵族风格、西关大宅、江南园林,杂然相陈,相映成趣。

  碉楼之情,胜在人与自然和谐共存。自立村的碉楼群直接建在万顷良田之中,秧苗青青,满目翠色,点缀其中的碉楼,如同座座丰碑,清风回荡中,讲述着动人往事。

  多数的民族都有“思乡”情节,到了我们中国人这里,“思乡”之情是需要用实物去承载的,就成了“日暮乡关”的碉楼,“让飞”的多元文化,更加令人感慨。

  我走访自立村时才得知:最早的广东碉楼,实际上是为防匪防盗而造的,是19世纪下半叶那个日暮王朝惨淡记忆的产物。

  国门敞开之后,为了谋生计、求发展,大批广东人成群结伴赶赴海外,辛辛苦苦攒钱寄回家乡。碉楼,于是成为无数中国人千秋家国梦的实物体现。

  在外国打工有了钱,要盖又高又大的时髦“洋楼”,要娶妻生子、繁衍生息;咬紧牙关,也要将弟弟、妹妹、侄儿、外甥都带到繁华城市去;儿女们渐渐长大了,也要送他们去欧美读书,等他们终于成家立业后,上了年纪的老父们才可以落叶归根,回故乡的碉楼安享晚年。

  为了一个乡邻艳羡、子孙满堂的晚年,漂泊异乡、忍辱负重、不计得失、不求享受,大半生都在努力奋斗。这情结,这故事,即使过了100多年,到了当代,依然没有太大的改变。

  有些平凡人生的真实故事,说起来依然跌宕起伏;碉楼群立园的故事鲜为人知,却堪比任何一部TVB古装大戏。

  在旗袍马褂的20世纪上半叶,立园的主人、爱国华侨谢维立先生一共娶过四位太太。大太太是美国华裔的大家闺秀,谢先生与她成婚是旧式的包办婚姻。在现在的立园里,我们看到的大太太照片在多间红木檀香的卧室里高悬,上世纪三十年代好莱坞明星的洋式装扮,旁边环绕着她为谢家生的10个孩子。在旧传统中,她的人生可谓不辱使命。然而晚景并非——她最宠爱的小儿子夭折了,大太太十分伤心,从此患上轻微的精神疾病。

  而外表娴雅秀丽的二太太谭玉英才是谢先生的一生挚爱,是他由美国回家探亲时,在故乡的小桥流水旁邂逅的佳人。然而,红颜薄命,年仅19岁的二太太难产而死。

  之后5年时间里,谢家又娶进了三太太与四太太。三太太情商最高、最长寿,也生了10个孩子,不久就成为谢家家务的实际管理者。抗战爆发后,谢家全家定居美国,她陪伴谢先生直到去世。

  四太太的遭遇与三太太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抗战时期,她与三太太在香港的码头走散,没有赶上去美国旧金山的轮船,不得已,再嫁了一位小知识分子,直到她去世,都与谢家人天各一方。

  对比这四位女性的人生,我们会发现:各有各的福气,各有各的遗憾;大太太拥有“正妻”的权威,却无法独享一个完整的丈夫;二太太虽然早逝,却拥有过多数女人一生都在渴望的真爱;三太太是世俗中的胜利者,但一生忙碌、殚精竭虑;四太太看似失败,却最终拥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

  看立园的故事,也让我们庆幸我们生在这个平等进步的好时代,不会遭遇战争的伤痛,不用压抑本性去与人分享爱情或婚姻。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本网站由顺德城市网版权所有